魔域私服焦作鑫达化工有限公司www.jiaozuoxinda.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替用户着想 >
    年后话年味儿 春节没怎么出门,一年忙到头,想借此机会给自己一年比一年衰老的身心放个假,过个节。可是,这么个古老的节日,心却怎么也摆脱不掉传统的习俗。初一一大早,就忍不住一个又一个地拨通了亲朋的电话,拜年。非常有意思的是,一说到“过年”,大家好像商量过了似的都会说“这年,怎么越过越没年味儿了?”每听到这话,我都要故意唱反调:“我怎么不觉得!”有人便在电话那面跟我吼:“你家门都不出,还谈什么年味儿!”
      放下电话,摆一最舒适的姿势歪在沙发上,不去考虑这样的坐姿雅不雅,不去想明天站在讲台上讲什么,也不去顾虑政绩、业绩呀什么的,总之,不用与天斗,蜀门私服,与地斗,与人斗,这等舒服地过年,还不叫年味儿?
      想到了儿时的年。
      那时,爸妈工作忙,家里又没有老人,我长托在幼儿园,每星期回一次家。盼年盼得望眼欲穿。过年了,爸妈都放假,便可以一连几天不去幼儿园,在亲爱的爸妈身边,快乐、自由地玩耍;还能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地换一身漂亮的新衣服。
      不上幼儿园,穿一身新衣服,多么简单而又浓郁的年味儿。
      想到了文革时的年。
      腊月刚到,那是滴水成冰的日子,我和姐就得穿得像个棉花篓,拿着各种供应券站在一条条长龙的后面排队买年货,那年头,什么都凭票供应,供应的东西不多,排队买东西的人却很多,那才叫人山人海。把什么都买到家,要排几天的队。且为了“抓革命,促生产”过革命化的春节,爸妈的单位都不放假。有一年,记得除夕的下午,妈放心不下我们几个小孩子,就悄悄地提前跑回了家,把我们叫到身边说:“过年了,想吃什么,每人说出一个菜,妈去做!”我激动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吃什么呢?我的心很乱,想吃的东西太多了,只能说一个,它是什么呢?“我想吃炒鸡蛋!”姐说。“对,炒鸡蛋!我也要吃炒鸡蛋!”我由衷地佩服姐在众多头绪中能迅速地抓住关键的能力。
      排着长龙购年货,吃上一碟炒鸡蛋,多么酸楚而又淳厚的年味儿。
      想到了婚后不久的某个年。
      我们集资了一个一室半的房子,传奇私服,交完了集资款,简单地装修了一下,住进去就过年了。看看仅剩余500块钱的存折,那年,我们没买新衣服。我与先生都觉得那个年过得非常快乐,因为我们用自己的血汗换得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巢,虽不大,传奇世界私服,却装满了幸福与温馨。除夕的夜晚,望着美丽的星空,我对先生说:“我们再努力存够5000块过河钱,之后,就把所有的钱都用来享受生活。”
      “5000块钱”,大年之夜,我的梦想,我的期盼,多么幼稚而又浪漫的年味儿!
      什么是年味儿?忙忙活活置办年货是年味儿,包年夜饺子是年味儿,鞭炮礼花齐鸣是年味儿,合家团圆是年味儿,走亲访友是年味儿,游园逛街是年味儿,辛劳了一年在家休息一下身心也是年味儿。
      有没有年味儿,关键是看是否让心得到了快乐。心快乐了,就有了年味儿。
      愿普天下的人年年快乐、开心!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