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私服焦作鑫达化工有限公司www.jiaozuoxinda.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是用户满意 >
    韶华易逝,漫游淡泊的旅程 引子:自从师傅把毕生的知识传授给了我,我就开始了云游行医的生涯。旅途上每每遇到些疑难的病症,师傅的身影总会出现在眼前。济世救人的谆谆教导让我克服了不少困难,但总是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天下如此之广大啊,如何才能把疾病从人世间驱散殆尽呢?也许,只有在我的旅途中才能找到答案,这旅途或正是我人生的旅程。
      【村落】
      这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四面环山。当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我说不上来是不是因为它周围秀丽的景色打动了我,还是这个村子在安静中透露出某种神秘。此时,我那缺乏着淡水和干粮的行囊正催促着我,不容感叹,于是我快步向这个村落走去。
      接近村子的过程中,我发现道路两边躺着一截截干枯的树桩,这竟是一个干旱的地方。这倒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了,毕竟,这是一个被翠绿的山脉所环绕的盆地啊,村子附近怎么会有这么多死树呢?
      一声叹息把我从疑惑中带到了现实,环顾四周也没发现叹息的来源,然而这声音又再一次触动了我的双耳。这不由得让我警惕起来,当声音又一次出现时,发现它竟然是来自于地上的树桩,这几乎让我惊讶地坐在了地上!
      叹息声四起,把我包裹在了这恐怖声音之中。多年的云游经验让我在这样的气氛下还能保持一丝冷静,我仔细地观察着这一切,这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些树桩子竟然都具备着人类的特征……不,与其说它们有着人身上的特征倒还不如说“它们”本来就是人!
      这是些可怜的人啊,他们一定正患着某种疾病,云游行医多年的我却从未见过这样的案例。恐惧瞬间化作了怜悯,我用手抚摸着其中的一株,静静地听着他的倾诉。
      【倾听】
      他已经不会说话了,但我的手却是可以听见心声的,这是一个心灵泉水干渴的故事,这悲剧的故事的根源似乎发生在五十年以前。
      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一个平和美丽的地方,村子里人丁兴旺。不少年轻人却不甘大山里的寂寞,纷纷背上了行囊去外面的大城闯荡。兴许是繁华世界里的花红柳绿留住了年轻人的心,他们不再回来,村子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本身安静的小村庄渐渐变得孤寂了,一个个等待着孩子的老人在村口成天地等待,等待着他们的孩子归来。
      村子里有口井,就连活得最久的老人也说不上是哪个年代挖掘的,井水甘甜。虽然这里水源丰富,但村里人只爱使用这口井取水,多少年来,水从没有减少过。但从年轻人离去开始,井里的水似乎就开始变味了,渐渐变得咸涩难喝。人们都说这是打水老人们留下的眼泪让水变味的,但好像又不是这样,因为井水年复一年在不知不觉中减少。这水好像是有灵性的,它带着其它的水源就这么一起慢慢的干涸了,最后什么也没留下。周围的大山还在汲取着大地的哺育,依然青翠,但村子却失去了活力,和井水一起走向了干涸。
      但上天不知道在暗示着什么,人们并没有因为缺水而死去,只是身体变得干硬了。他们倒在了村口的路边,仰望着日月星辰,用心向着远方的孩子呼唤。但孩子们一个也没有回来,只等到了我这个漂泊在旅途的外乡人。
      这典型是一个受到了上天诅咒的案例,但奇怪的是诅咒竟然落在了善良的老人们身上,这确实让我陷入到了疑惑之中。一定要去看看那口井,也许在那里我会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整个村子只有一口井,水明晃晃地掩映着蓝天和白云,清亮地透出了井底的卵石。疑惑中,我打上来一桶,手的经验告诉我这桶清凉的水是没有问题的。我掬起一捧,井水真的是相当甘甜,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解题】
      我一次次地问着自己,是什么让老人们对这井水视而不见。是什么不让诅咒落在那些忘本的年轻人身上,反却带走了老人们身上留存不多的岁月精华。
      天上飞过一只麻雀,脚上的血迹证明它刚巧逃过了一次弱肉强食的猎杀,但她仍坚强地飞向属于自己的树枝,把辛苦带回家的虫子喂着那几个张着大嘴的孩子。虫子不够,孩子们依然饥饿,只管呀呀地张着大嘴。麻雀没有片刻地休息,带着伤腿振翅飞向远方。
      猛然间,我似乎明白了问题的症结所在。老人们是爱着自己的后代的呀,他们翘首期盼的并不是孩子的归来,而是孩子们在外面的世界活得更加安宁些。但心中的寂寞是无法解脱的,也许,孩子们永无归期了,但老人们却不想在等待中合上自己的双眼。正是他们关闭了自己心灵的源泉,宁愿让自己的心枯萎了,也要慢慢无尽地等待。他们是自愿看不见井水的,虽然是一种伟大的舔犊之爱,但却是一种严重的病。这样的村子在世上绝不在少数,我必须把病根从这里拔除,决不能让这悲哀的诅咒向其它美好的地方蔓延。
      师傅留给我一支可以自动模仿字迹和心声的笔,那井水在我的笔下成了书写家书的墨。好在,我发现每个父母都把孩子们年少时习字的纸张珍藏,这让我得到了很多封家书。药已齐备,开始施术吧。
      在村口的路边我朗诵着一句句游子们的悔恨,情真意切的语言缭绕在蓝色的天空。“树桩”们开始落泪了,渐渐湿润了自己。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是树桩,老人们围住了我,用一双双颤抖的手问我索要属于他们的家书,我能清晰地看见他们手上还带着泪。我的双眼湿润了,他们正幸福地看着那些字。看着这样的情节不由得感慨,也许哪怕等来的是一张字数不多的纸,也能让他们得到无尽的幸福和满足。
      【启程】
      我没有答应老人家们的挽留,只是把井水灌满了自己的水壶。路还很长,路上还有很多的人需要我的医术,我没有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而且,我只是给老人们一剂治标不治本的药,他们的孩子还在远方。也不知道那家书能让他们安心多久,更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在有生之年等到归来的浪子。但愿我的旅程中能遇到他们正生着病的孩子吧,也许,哪怕只是一个浪子回头,也能给全村的老人以安慰,那毕竟是一种希望呀。
      我必须要启程了,也许,我的下一个目标应该定在一个大一点的城市。离去前,我向着树杈上正看着自己受伤脚的麻雀,这个勇敢的母亲挥手致意。愿有缘再见到你吧,你确实很美,你的生活,就是我行医的目标和动力。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