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私服焦作鑫达化工有限公司www.jiaozuoxinda.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莅临指导 >
    一场网事 他在东,她在西,相隔千里!
      那时,他初来此地,人生地不熟,下班之余便上网,写帖,聊天,以此来排遣寂寞。
      一次,写完帖后,有人加他,他随手点击对方资料,是个女的,便加了。马上,对方发过信息,你的文笔好细腻,让人怀疑你是不是男孩。他浅笑,打开视频,让他看。她也有视频,看到他时,但笑不语,笑时有一小虎牙微露。稍长的额前流海似遮非遮了她毛乎乎的大眼睛。他微怔,想不到她如此清纯可爱,回复信息给她,说,你好美。她便复,是不是你上网见到最美的一个。然后,她笑,他也笑。那天,聊的很愉快,下时,互留了手机号码。
      至此以后,他便有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期待,是对她的,也常到网吧上网,图的就是见她。她总能实时出现,是默契,还是心有灵犀,谁都说不清楚!
      日子久了,他才知道,她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唯一的亲人男友,在另有新欢后,就从她的视线里蒸发了。她现在的奢望就是能有一个家。他的心无来由的疼,仿佛是为她。也暗骂她的男友,这样的女孩都伤害,简直该遭天谴。
      此时的他,也和女友刚分手。对她的情愫,也被对爱的恐惧所慑服,不敢表露一点爱意,怕吓着她,还是怕她有太多的负担,或者是想休养一段时间。他理不清这纷杂的思绪。只是刻意去营造一份家常,如长兄关心幼妹一样。
      视频时,她时有哭。他反复安慰,总会过去的,总会过去的……不知不觉中,他的眼睛也会湿润。一个柔弱的肩膀,承担了人生太多的不幸,每次他都会有冲动,辞掉工作去陪她,替她挑起生活的艰辛。冷静后,分析,便却步。
      有时候,不是不想,而是被理智束缚!他不明白,对她,爱多与同情,还是同情多与爱?很多的时候他会迷茫。他们属于恋人吗?但是没有只言片语的温存。他们不是恋人吗?为何她的影子,叫他如此铭刻?他们会在某个很深的夜晚,同时发信息给对方,问睡着了没有,然后聊那些工作上的生活上的不如意。聊一个他们必须走过但与他和她没有关联的话题。然后在城市的酣睡中又沉沉的睡去。向所有有缘无份的城市的年轻人一样,演绎着一个本不该不属于他们的故事,或者没有结局的故事!
      日子就这样有条不紊的继续着,他常想,她在他的生命里是不是终究如烟花一样,灿放过后便无痕迹,如果非要说留下的,是不是就是那份是爱非爱的情怀。
      过年的时候,他没回北方的老家。她发信息给他说。这是她最怕的节日,别人都回家团聚,而她总会被遗忘。他回电话,说,不,至少还有我记得你,这个年,我陪你。她不明白,他便解释,到零点的钟声敲起时,我会给你打电话,和你边聊边看城市上空的烟花。她说谢谢,良久无言,偶尔传来一整底泣。他知道,她又哭了。
      他在这头默默的听她哭,他可以想像她梨花带雨的面容,和孤独的身影,在那个叫西安繁华似锦的都市里,如一颗孤独的南极老人星。而那个有着百万之众的西部特大城市,谁又真正懂得这个精致的女孩背后不为人知的辛酸!
      过年那天,他特意给手机冲了200块话费,晚上,他给她打电话,两个年轻的心,在居家团圆的春节,孤独的流浪中用彼此来温暖,他给她聊这个东部城市是如何的发达,过年的习俗,如不帖春联等等……她给他聊她晚上做了些什么菜,几乎没动筷子等等……然后聊理想,聊未来,聊爱情……
      他说,他这辈子如果能找到一位向你这样的好女孩,与愿已足。她说,你是一个好男孩,一定会找到比我好100倍1000倍的。他们的聊天也在春节的烟花此起彼伏的爆破声中悄然淹没。
      年关过后,他辞去工作,开了一家很小的电脑公司,专做服饰花样设计。公司连伙计和他统共也没几个人。人少,自然就忙了,也就少去上网了,只是每天发个短信问候一下。
      他身处东部,早上亮的早,五点多就会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给她发个信息,早上的第一绿阳光是我对你的祝福。就开始了他一天的忙碌。她在西部,太阳落山晚,也总会在落山时给他回个信息,夕阳最晚的那抹余辉是我对你的问候。这种淡淡的关怀温暖而实在,他们互相都深知有人在某一刻想起自己,虽然,生命不会因此而丰腴,起码,生活因此有一丝感动,接到信息的时候,都会有一份幸福弥漫心头。
      他在很久的一个午后忽然想起, 他曾答应她写一个关于他们两人的帖子,无关爱情,却情满心口。他在写帖的时候忽然觉得对她情丝泛滥,他想,他是应该爱上她了,爱上那个柔弱而有又坚强的女孩,在孤独的西安街头上狠狠的面对着人生的一次又一次寒晾。
      他想,得找个时间,和她说了他对她的感受。如果她愿意做他的女朋友,他就会抛下一切去她的城市,和她一起经营余下的人生。共同承担人生的风雨。
      在接下来那些紧张而又忙碌的日子,他开始拼命的挣钱,希望在去她那儿之前多挣一点钱。眨眼就是国庆,她打电话给他,说,她想过来看他,他以为她在开玩笑,便随口应承。
      国庆节,早忘了此事的他,正张罗着做饭,她打来电话,说她已到,找了几个宾馆都客满,他问清她所处的位置后,打车前去接她,在她指定的地点,他一眼就认出了她,只是身旁多了一个男孩。
      她也看到他,忙招呼身旁的男孩,说,这就是我和你常提起的“哥哥”。然后又给他介绍,这是我的男友。
      有份心痛,袭上心头,他在瞬间又镇定,多年的沉浮,已使他荣辱不惊。热情而有礼的接待了她和她的男友,吃饭,开房。他安排好了一切。晚上,一个单处的时间,她和他说,这是她新找的男友,对她很好,一个人的日子她是过怕了,只想找个肩膀靠一下。他说,能理解……便是长久沉默
      第二天,他带她们看完了他的公司后,又领她们去这个城市的一个景点招宝山玩了大半天。她们早买好返程的机票,四点过后,就得赶往机场。临上机时,她和他挥手并说再见。
      其实,那一刻,再见或永远不见对他已经不在重要。
      转身而去的那一刻,在他心里。却有泪倾盆!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