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享

主页 > 资讯分享 >

负责从武汉撤侨的日本官员跳楼自杀!这几天他都经历了什么…

2020-02-04 23:11

  据日本最新报道,日本内阁官房一名负责将日本公民从武汉撤离回国的男性职员

  昨日在埼玉县跳楼身亡。

  2月1日午前10时左右,在埼玉县和光市的国立保健医疗科学院内,一名住宿人员听到重击声后,在楼外发现一名男子倒在地上已失去意识,该男职员被搬送至医院后确认死亡。

  经证实,此男子为日本内阁官房一名负责武汉撤侨接纳工作的男性职员,今年37岁。

  据琦玉县警方透露,被发现的男性职员很可能是从该科学院的宿舍中跳楼自杀,遗书还没有找到。据悉,该名男性职员从1月31日起,他就已经住在这里从事着撤离回国人员的接纳工作,并未发现有任何异常。

  该科学院的宿舍也是政府派遣的第3次撤侨回国的149人中98人的停留地。目前,警方正在调查自杀原因,尚无法确认是否与其负责撤侨业务有关。

对于该名职员的自杀动机,引发了日本网友的议论:

怎么说呢,真的很难很难……

  用包机的方式把在武汉的日本人送回日本,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和中国方面进行交涉,如果那里已经有患病的人怎么办?等等这样那样的问题……

  这个也好,这些也好,我想大家都在为拯救处于困境中的人而努力着……

  做了很多努力,却没有人夸奖,是什么感觉?

  对现在努力的人,即使不完美,也要好好地评价。我认为这样才能防止悲剧的发生。

  有些家伙一想到对方是公务员,就因为一点小事絮絮叨叨地发牢骚。

  或许是因为疲于应对这些家伙,才突然跳楼的吧。愿逝者安息。

  平时的业务量就已经很繁忙,这次“新型肺炎”的骚动已经超过了极限吧。

  逝者安息吧。

  对两名拒绝检查不讲道理的人的劝导失败,追究责任的骂声一起袭来,精神上被逼得走投无路,国家背负风险救援的心情是无法估量的。

  明明还很年轻,真可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像前几天拒绝检查的人一样,说着种种无理的话的人也有。我想说不定他自己也被感染了,真是个苦差事啊!

  大概是压力吧……被夹在滞留者和政府之间左右为难,又被抱怨了这么多,会不会突然想不开就跳下来了呢?也只是想象而已。

  逝者安息吧!

  真可怜。

  连日里被那些难缠态度恶劣的人纠缠……

  仍在努力的工作中,父母应该很自豪吧。

  背负着这样的工作……

  在担心自己被感染的过程中,你为国家努力了。

  在精神方面也必须支持你。

  来自武汉的日本人也都杀气腾腾了吧。

  你可能也感到很辛苦了……

  逝者安息。

  既有上头的压力,还被回国的人种种的抱怨着,本来就不想和“新型肺炎”相关的人打交道,可能累了。所以请那些回国的人尽量不要发牢骚了!

  在当地,出乎意料的工作量,休息时间、睡眠时间、吃饭时间都没有,在日本和武汉之间联络着、对应着、理所当然的被指使,数十倍的工作量、却拿着低工资。认真地活着,精神上被逼得走投无路。太残酷了……

  是来自世间的匿名的谩骂,还是来自政府内部的牢骚?

  无论如何,都不要死。辞职的话就能活下去。我真希望你不要选择死亡。又失去了一个优秀的日本人……

  大多数的日本网友认为该名官员之所以自杀是因为撤侨任务压力太大,目前尚无定论。

  据厚生劳动省的干部说:“这是第一次让日本人从感染症发生地撤离回国,难以判断的病毒感染风险和如何才能更周全的保护日本国民让相关部门陷入困境,这是一份十分艰难的工作。

  日本政府除了在回国人员撤离武汉前对侨民进行身体检查之外,还安排了包机内同乘医生们的问诊和检温等健康检查,有发热咳嗽等症状的人员,飞机座位也会被很谨慎的安排。

  厚生劳动省29日设立了专门部门,针对包括此次回国人员在内,在武汉市等地有过逗留经历和感染者接触经历的人,通过电话等途径确认其健康状态。

  日本政府在1月28日,将新型肺炎指定为感染法上的“指定感染症”。作为与SARS同样的「2类相当」处理,对感染者和疑似感染的人采取了健康诊断和住院等的强制措施。但在29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就指定感染症的处理问题上要求:“必须考虑人权问题”。

  随着感染人数越来越多,并且在归国人员中竟出现拒绝检查的情况,于是2月1日日本政府开始实施“指定感染症”政策。相关部门可以勒令疑似患者接受检查并强制入院,有效减少民众不愿配合的情况出现。

  此次新型肺炎的对应极其困难,没有出现症状但是被感染的例子也已被确认。保护日本民众也是最优先的事项。政府部门表示:这次的撤侨决定「既有有政治判断也有国民感情」。

  据最新报道,到1月31日为止,日本派出三架包机前往中国武汉,共接回565人。目前仍有140名日本侨民停留在武汉周边,但由于剩下的侨民大多分散在武汉市外湖北省居住,很难同时运输。而且武汉周边市的道路也被封锁,如果以个人名义的车辆进入武汉市内,必须从中国当地得到多处通行许可。

  困难也不仅如此,在武汉的日本侨民有的已经结婚生子,妻子作为在武汉的中国人必须被隔离,不能一同回日本,家庭被迫分离,这也是中日跨国婚姻家庭所面临的的困境。

  外务省2月1日表示第四班撤侨航班预计在下周中旬前往,日本政府正在积极探索让在武汉的侨民们前往武汉以外的机场,争取顺利回国。

  截止目前日本共有20人确诊为“新型肺炎”,日本已成为海外国家中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这次的疫情不仅仅对中国,对日本也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愿逝者安息。

相关推荐

  • 资讯分享